所在位置:

平 衡

来源:通化市纪委监察局 发布时间:2017-11-15 11:07 字体显示:

张建在部队是搞建筑的,建大楼、大桥无数,人送绰号“建筑大师”。正团职转业后被安排到县城建局当局长,爱人小梅不满地说:“连降两级,大材小用。”张建说:“正合我意,用我所长,只要能为家乡城镇建设出力就行。”

第二年,县主要领导提议建一标志性建筑,说白了就是形象工程。“还不如建学校实惠、长远,受百姓欢迎。”张建直言不讳,小胳膊拧了大腿。有人说,张建不懂地方的事,还有人干脆说张建不会来事。小梅听到这件事后对张建说:“你太死心眼了,就不会顺情说好话,领导说干啥,你就干啥,干嘛,非拧大腿?”“我这是对领导、对工作负责,顺情说好话,溜须拍马,害领导的事我不会干,”张建坚决地说。

张建自从当上城建局长后,早出晚归,上班工作服,下班一身土,整天泡在工地上,和工人,沙石、水泥打交道,抓进度,抓质量。“你这哪像个局长,简直就是个包工头!”为这小梅没少数落他。可工人却喜欢他,说他没架子,说话不拐弯,办事不跑偏,一是一,二是二,送绰号“水泥局长”。民主测评,回回满票;城建工作抓得有声有色,年年被评为县模范干部。张建越干越有劲,可小梅却越来越不平衡。尤其是张局长的下属小李提拔当上了县主管城建工作的领导后,小梅的心里更加不平衡,晚上躺在床上给张建吹枕头风:“你没黑没白地干,光当劳模有啥用?提拔没有你,连小李都成了你的顶头上司,弄得我这脸都挂不住。还有,你那副手王局长,官虽没你大,但日子过得比咱好,房子比咱家的大,私家车一人一辆,光老婆手上戴的就好几万,咱供个大学生还得靠父母接济。看你,一件军大衣穿了多少年都舍不得扔。”“这是光荣传统!”张建回了一句。“我看你就是太传统了!听我劝,学学人家,脑子灵活点,手脚勤快点。”“啥意思?你是让我行贿、受贿?”张建瞪着眼睛说:“我早说过,不是你的别动,动了早晚是病,这是原则。”两人话不投机,背靠背,各想心腹事。

张建想,小梅变了,变得势力了,庸俗了,陌生了。当年他在部队,听到小梅探亲时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只要能与你常相守,无牵无挂,就心满意足了。可如今到地方后,天天相守,身在一起,心却疏远了,话说不到一块,时常吵吵闹闹,别别扭扭。小梅也在想,张建从部队到地方一点没变,还是那耿直实在性格,说话办事不会拐弯抹角,投机取巧。想当年,小梅就是看中张建这种性格,可现在却越看越不顺眼,究竟为什么,自己也纳闷。

话说第二年,县里要重建一座跨江大桥。招投标结束后,县纪委接到一封状告张局长受贿的举报信。小梅听说后不安地对张建说:“还不快找县领导说道说道。”“说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早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说完,张建像没事人似的,该干啥还干啥。不久,事情查清了,原来是一建筑商为了竞标给张建受贿,被拒之门外,心怀不满,竟怀疑张建收受竞标单位的贿赂,故意埋汰张建。小梅气愤地说:“你看看,别人端着金饭碗捞钱,啥事没有。可你端着金饭碗一分钱不捞,还得罪人,别人往你头上扣屎盆子,这叫啥事?”“啥事,有事早晚都是事,没事想扣也扣不上。”张建胸有成竹地说。

又过了些年,张建退休了。他的顶头上司小李,还有副手王局长因受贿被查办。小梅听到后,惊出了一身冷汗,惭愧地对张建说:“还是你说得对,做得对,原则性强,我以前误认为你的那些缺点和短处,其实都是优点和长处。”

“为人、做事,只有本本分分,才能平平安安。”张建因势利导地说。

“说的没错,我心服口服”

“心里平衡了?”

“平衡了。”小梅说着深深地吻了张建一口,张建顺势把小梅紧紧地抱在怀里,俩个人的心重新又贴在了一起。

责任编辑: 网站管理员

wordpress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