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国际体坛走过”最黑暗的一年” 重塑信心道路艰难

发布时间:2015-12-20 09:48 字体显示:

 国际田联新主席塞巴斯蒂安·科自8月走马上任以来,一直忙着“救火”:一份“足以撼动田径运动根基”的药检报告,撂倒了国际田联前任主席拉明·迪亚克及其一众亲信。如今,这把火越烧越大,甚至殃及科本人。为避免利益冲突,他不得不放弃著名运动服装品牌耐克“全球形象大使”的美差。

  科被推上反腐浪尖,但他远非圈内日子最不好过的人。过去一年里,国际体坛接连曝光多桩“大案”“要案”,一众有头有脸的“大佬”纷纷因涉嫌贪腐而遭调查或起诉。有评论称,这是国际体坛“最黑暗的一年”。

  紧急“洗白”

  其实,早在科履新之初,就有呼声要他与耐克撇清干系,可他一直置若罔闻,原因很简单:舍不得啊。这个形象大使,他做了38年,据称年薪高达10万英镑。因此,即便兴奋剂丑闻令国际田联四面楚歌,他也一直硬挺着,坚决不与耐克说拜拜。可很快,他就挺不住了。

  英国广播公司11月24日报道称,它掌握的电子邮件显示,在将2021年田径世锦赛主办权授予美国城市尤金的决策中,科可能涉及利益冲突。众所周知,耐克总部距离尤金只有160公里,耐克是尤金申办田径世锦赛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

  英国广播公司披露的邮件日期为2015年1月30日,由耐克高管马斯贝克发给尤金申办委员会负责人范·里纳纳和罗伯特·法苏洛。信中说,马斯贝克当天上午与科举行会谈,特别询问了有关2021年赛事问题。“他(科)明确表态支持2021年赛事在尤金举办,但同时也表明,他已就此事与迪亚克接触过,并得到迪亚克的清晰表述:‘在4月的会议上,我不会就2021年赛事主办地采取任何行动’。”

  然而,就在4月举行的国际田联理事会上,迪亚克突然宣布举行投票,不经申办程序直接将世锦赛举办权授予尤金。投票结果,23票赞成,1票反对,一票弃权。科投了赞成票。

  这事惹恼了瑞典城市哥德堡,因为该市也有意申办世锦赛。哥德堡申办方负责人埃里克森向英国广播公司抱怨说:“连让我们递交申请的机会都不给,想想都让人生气。”他称,科和迪亚克此前都曾向他亲口承诺,一定会给哥德堡一个竞争机会。谁知,二人出尔反尔,埃里克森直言“要讨个说法”。

  眼瞅着火要烧及自身,科急忙澄清自己在此事上“没有游说任何人”,只不过在尤金以微弱票数痛失2019年世锦赛举办权后,“鼓励他们重启新一轮申办周期,因为他们的申办方案很有力”。他亲自打电话给埃里克森,承认竞标程序有误,但同时坚称,自己也是在4月理事会召开前几天才得知迪亚克突然变卦的。电子邮件曝光后两天,他宣布辞任耐克“全球形象大使”,与多年的老东家分道扬镳。

  眼下,法国当局已启动新的调查程序,调查尤金获得2021年世锦赛主办权的真相。其中有何猫腻,新主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想必不久将大白于天下。

  最黑暗的一年

  过去的一年,对国际体育机构来说,可谓多灾多难。

  先是国际排联主席格拉萨出事了。去年底,巴西联邦反贪局整理了一份长达50页的调查报告,指控格拉萨在担任巴西排协主席期间,以权谋私,渎职腐败,将数百万资金转入亲友控制的公司。

  5月27日,国际足联年会召开前一天,瑞士当局突然搜查了苏黎世巴尔拉克酒店,7名国际足联高官被逮捕。他们被怀疑在过去25年里贪污超过1.5亿美元,涉嫌总计47项指控。

  随着媒体的跟进,新丑闻不断浮出水面: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因涉及一笔1000万美元的贿选赃款遭调查;欧洲足联“掌门人”普拉蒂尼解释不清为何于2011年收取国际足联200万美元巨额报酬;国际足联前任主席阿维兰热及多名官员于上世纪90年代接受国际体育休闲公司高达1亿美元贿赂,继任主席布拉特对此完全知晓,并刻意隐瞒,甚至可能参与其中……截至目前,受到指控的国际足联官员及机构已达41个。

  8月,另一枚超级“炸弹”在国际田联引爆。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德国ARD电视频道称,他们获得的一份5000多名田径选手的药检报告结果显示,过往10多年中,有1/3世锦赛和奥运会获奖者有问题,其中包括55名金牌得主。

  尽管"料"足够劲爆,可国际田联没当回事。8月东窗事发,国际田联依然嘴硬,斥之为“阴谋”和“对田径运动的污蔑和挑衅”。直到11月10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日内瓦公布“毁灭性”调查报告,用350页篇幅证实有的国家的确有大量田径运动员存在使用兴奋剂的问题,国际田联这才蔫了。报告公布前一周,82岁的迪亚克因涉嫌收取黑钱、掩盖兴奋剂真相遭法国警方逮捕,他的一名法律顾问和一名曾在国际田联反兴奋剂机构任职的医生也被指控贪腐。

  黑幕,让世人深感沮丧和失望。欧洲田径协会会长斯韦恩·汉森说,田径运动正经历“暗无天日的伤感时光”,“我们的价值观和理想被深刻动摇”。

  能否“洗心革面”?

  12月3日,经历风暴洗礼后的国际足联推出备受瞩目的改革提案,内容涵盖7大方面,包括引进任期限制、精简机构、加强道德审查、公开财务审计等。

  其中,引进任期限制最受关注。根据提案,国际足联主席、国际足联理事会和审计规范委员会成员最长为3届任期,每届任期4年。这意味着,像布拉特这样在主席位置上一呆就是17年的情况将成为历史。

  国际足联改革委员会由国际奥委会前总干事弗朗索瓦·卡拉德领头,他因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贿选丑闻后成功改革国际奥委会而赢得声誉。可有人说,这回,他的使命注定失败,因为改革委员会14名成员中,12人由各大洲足联推选,均为国际足联“内部人士”,这和当年改革国际奥委会时迥然不同。

  类似的质疑也笼罩着国际田联。尽管科发誓要用手中的所有权力消除兴奋剂这颗毒瘤,但却难以服众。他在国际田联当了7年副手。投奔国际田联之前,他还担任过国际足联第一届道德委员会主席,但对这家多年来饱受非议的体育机构的肮脏所为,竟也是一问三不知。

  期望通过内部整改来实现机构的脱胎换骨,显然有些自欺欺人。人们呼吁,国际体坛需要一场由外力主导、洗心革面的“整风运动”。阿迪达斯、麦当劳、可口可乐、百威英博和维萨等5家世界杯赞助商积极响应,日前联名写信给国际足联执委会,要求对目前的改革进程进行独立监督。

  丑闻最终伤害的是人们对体育精神的信仰。修复制度易,重塑信心难。借用科的一句话说:“那将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救赎之路”。(唐昀)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wordpress主题私房蛋糕培训抛丸机喷砂机吊钩式抛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