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彭雪枫的三封家书

来源:通化市纪委监察局 发布时间:2016-02-01 12:45 字体显示:

 1942年2月10日,腊月二十五

  “新春节——四天哪!——应有我们的假期读书计划”

  首先为你庆贺!归途,不断的思索着,心神十分愉快!

  不知你们究竟要的那(应为哪——整理者注)一种参考书。所以送来一本《中国近代史初编》,太厚了,只能做参考。

  新春节——四天哪!——应有我们的假期读书计划,假期读书应以软性的为主,如传记小说之类,起码也应当是随笔等,我打算读完《静静的顿河》第三卷,倘有可能,再复读一遍季米特洛夫的报告。对于你,我热望你也有个计划。此外,腾出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春风润面的清明天气的大地上,我们可以谈天。盼望着气候能如我们的意。

  一切问题要照顾到各方面,尤其在对人接物上,因为在主观上某些时候的疏忽,也即是人家借以起成见之机会,故孔夫子之“临事而惧”是有其痛苦的经验的。不知你以为如何?徐永文似乎有些意见,你可以和他谈谈。

  附上《斯大林演说集》一册。

  红叶 10日晨9时致裕群

  ■说明

  这是彭雪枫1942年2月10日写给妻子林颖的一封信,信的第一页已经遗失,这是第二页的内容。

  彭雪枫,1907年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长期在党的军队中服务,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将领。1941年皖南事变发生后,彭雪枫担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政治委员,也是在这一年,彭雪枫与淮北抗日根据地女干部林颖结为夫妻。1944年在河南围歼顽军李光明支队时,彭雪枫不幸中流弹身亡,时年37岁。

  红叶是彭雪枫的笔名,林颖原名周裕群,后改名为周玉琼。两人婚后聚少离多,林颖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说“从结婚到雪枫同志牺牲的三年时间中,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还不到半年”,因此两人只能通过书信了解彼此的情况、传递浓浓的情意,在这三年时间中,彭雪枫共向林颖写了80多封信,这批信件在1985年结集出版。

  这封信中提到的“临事而惧”,语出《论语·述而》,原文是孔子对学生颜回讲的一句话,“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大意是说,不可逞一时之勇,遇事应谨慎戒惧,谋定而后动。

  1942年2月20日,正月初五

  “我们永远和谐的为革命事业奋斗”

  裕群:

  昨夜的复信欢快的读了两遍,心旷神怡,兴奋得很!“我们永远和谐的为革命事业奋斗!”这句话在今天说来,更有其重大的意义,不会在我的脑子里忘掉。所仍以为不满足的是对于信是越长越不嫌长的,因为有许多我的信内的话你尚未提及。然而立刻又原谅了你,你的学习忙。深夜的疲倦。只有见面,慢慢的长谈长谈长谈!

  ……

  《日出》张尚未读完,见面时带给你。《三国演义》也是一本必读的书(陈军长说不读三国和红楼的即不是中国人),如你愿看,我可按本送你看,那里有战术,有策略,有统战,有世故人情。

  你嘱咐我读政治经济学,这是早已抱定志愿而终未实现的,待读完《战争论》后,即开始读。

  五块钱是借李化海的,将来稿费还给他。

  夹裤送来两条你择一条。我很爱那条哈达呢的,倒不是由于它“阔”,而是式样好,特别是富于历史意义——太原时代的。

  星期六我给直属队上党课,争取星期日去看你,和你到郊外长谈。——“希望”总在引导着时,人总是心情愉快的!

  学习应有调剂,不要影响身体。

  手冻疼了,就此结束。

  听从你的嘱咐的军人复

  2月20日13时

  ■说明

  这是彭雪枫1942年2月20日写给林颖的信。彭雪枫素有儒将之称,他能文能武、智勇双全,从这几封家书可见他的文笔之美。其实,早在1928年,上海的《国闻周报》就连载过他的长篇游记《塞上琐记》。

  林颖时常将自己的文章送给彭雪枫看,彭雪枫也不客气地予以指正,这封信中省略的部分,是彭雪枫对林颖一篇文章的四点修改意见,意见细致到该如何用标点符号,勤查字典以避免错别字等。

  彭雪枫后来在一封信中向林颖的字体表示了“严重抗议”,指出这是因为她不精细的态度造成的,并寄语“勿谓字只要达意而即麻糊(应为马虎——整理者注),勿谓字体事小而即不注意!”

  当然,两人的督促与鼓励是相互的,这封家书即提到林颖曾嘱咐彭雪枫学习政治经济学。

  这封信中提到的陈军长,即新四军军长陈毅。所谓“太原时代”,指的是彭雪枫在太原工作的1936-1937年,在此期间,他成功争取到阎锡山在西安事变中保持中立,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创造了条件。

  1943年2月18日,正月十四

  “我要向你挑战了,向你提出订立‘读书比赛条约’”

  玉琼:

  三天来做了不少的事,心里颇为愉快。15日,读书三小时,16日读书四小时,《左派幼稚病》读完了,待着作笔记,另外读两本理论性的小册子,还加上一本曹禺的《原野》剧本。昨天会客之外,为《拂晓报》写一篇社论,《论精兵主义》。人到不如意的时候,谈话之外,最好还是读书。

  我要向你挑战了,向你提出订立“读书比赛条约”,不知你有勇气应战否?时间你比我多,因为你今天是“闲员”了。读书之外,尚有何事?我们应该一星期作一次清算。看谁读的页数多,质量强,理解得透彻?这里各有其优劣条件,我的优势是水平似较你高些,你的优势则为时间比我多多。各不吃亏。

  我不希望你东跑西跑,将时间浪费在笑谈之中,但也不愿你长期的深居简出,像一个封建之家的“闺秀”。我要求你在星期六、星期日可以外面走动走动(不是一定要到半城来),星期一至星期六则应埋头,埋头!第三个埋头!苦读,苦读!第一百个苦读!

  ……

  雪枫 18日上午

  我希望下次晤面,是我去找你。

  ■说明

  这是1943年2月18日彭雪枫写给林颖的信。

  彭雪枫十分热爱阅读,他在信中经常向林颖报告自己近期的读书情况,也鼓励林颖多读书,教她读书的方法。彭雪枫的阅读范围非常广,仅这三封家书就提到了以下四类书籍:一类是政治书籍,如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斯大林演说集》和时任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的报告等;一类是军事书籍,如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韦茨的《战争论》等;一类是历史书籍,如可能是当时一位上海的历史学家李平心撰写的《中国近代史初编》等;一类是文学书籍,如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红楼梦》、戏剧家曹禺的《日出》《原野》、苏联作家肖洛霍夫的巨著《静静的顿河》等。

  彭雪枫对《日出》这部戏剧情有独钟,他认为这是他所读到的曹禺作品中最好的一部。他曾写道:“读日出剧本或观日出演出的人们,当他已为一名革命战士时,他将更坚定更奋发更自感其为革命事业而奋斗的伟大与光荣!”

  当时新四军内读书风气很浓,不仅彼此交流读书心得,在书籍上也互通有无,如《日出》这本书彭雪枫读完后,又借给了一位张姓同志;又如1942年5月,彭雪枫随信向林颖送了一本鲁迅的《故事新编》,他叮嘱她这书很好,必须一看。

  《拂晓报》是彭雪枫一手办起来的报纸,它于1938年创刊,早期是新四军第四师机关报,后来成为中共淮北区党委机关报。彭雪枫常在《拂晓报》发表政论与军事文章。

  这封家书中提到的半城在今江苏省泗洪县,当时是新四军第四师机关所在地。(易舜 整理)

责任编辑: 网站管理员

wordpress主题